首页 >军事

女孩嫌5岁侄子不服管教泼油点火将其烧伤图

2019-05-22 08:29:03 | 来源: 军事

女孩嫌5岁侄子不服管教 泼油点火将其烧伤(图)

还差两个月就满5岁的男童小德(化名),只因用打火机玩火时不服大娘的管教,骂了对方一句“屁大娘”,就遭对方往头上泼油后点燃,导致被烧成重伤,面部毁容。昨天上午,犯故意杀人罪的女子祁某被通州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7年(见图)。宣判后,祁某仍坚称孩子烧伤与她无关,并当庭表示上诉。

侄子不服管教泼油点火

27岁的祁某高中文化,河北人,无业,是两个男孩的母亲,小德是她丈夫弟弟的儿子,事发时还未满5岁。去年9月6日晚8点,祁某在通州区台湖镇田家府村养殖小区其暂住地内,因小德用打火机点泡沫玩火且不服管教,怒而将油类液体洒在小德身上并用打火机点燃,致使小德烧伤30%,重度吸入性损伤,经司法鉴定为重伤。两天后,小德的父亲报警,祁某于次日被抓获归案。经司法鉴定,祁某被诊断为神经症,实施违法行为时辨认、控制能力存在,评定为完全刑事能力。

根据祁某在警方的供述,当天她看到小德在院子里拿着打火机点碎泡沫,就让他不要玩火,但小德却冲她嚷着说“你管不着,我就玩,你又不是我妈”,祁某就打了他两下屁股,并将打火机从他手里抢走。祁某说,小德跟着祁某跑进屋里骂她“屁大娘”,自己好心管教却挨了骂,一气之下就从屋里找到两年前捡的用饮料瓶子装的燃油,打开盖子就把油从小德的头上往下倒,用打火机把他上衣衣角点燃。小德被点着后跑出去找爸爸,边跑边喊“爸爸救救我”,他的父亲用湿浴巾将孩子身上的火扑灭。

庭审中称烧伤与己无关

庭审中,祁某却改变供词,称她没有拿油往孩子身上泼,也没有用打火机点燃,孩子的烧伤与她无关。由于今年4月,祁某的丈夫李某与小德的父母达成协议,李某自愿代妻子承担小德的所有医疗费、整容费等,小德父母没有向祁某主张精神损害赔偿和伤残赔偿。

法院认为,祁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因意志以外的原因未得逞,系犯罪未遂。考虑到她与被害人之间存在亲属关系,民事赔偿问题亦已协议解决,以及祁某虽然案发时具有完全刑事能力,但被诊断为患有神经症,控制能力弱于普通人,故依法对其减轻处罚。

庭后仍称问心无愧

昨天,祁某看到拍照就用手捂脸,嘴里还骂:“讨厌!”在法官宣读判决书时,她一直低垂着头,用头发遮挡脸部。宣判后,她大喊“我要上诉”!

“他玩火不是一回两回了,作为大娘,我是不是应该管管?”祁某反问。她说,事发当天,孩子玩火不听话,她只打了他几下,他怎么被烧的自己也不知道。“我看到他时,他身上就已经着了,可能是他自己玩火和油点着的。”“我是她亲大娘,我能做这样的事吗?”祁某说,她以前供述有罪是遭刑讯逼供,自己问心无愧。

祁某还对判决书描述其精神状况提出抗议,称自己没病。祁某的父亲曾作证说,祁某高考失利后自费去读青岛一所私立大学,一年后退学,当时家人不同意她去青岛上学,她就两天不吃饭并开煤气想自杀,结婚也是办完婚事一年后才告诉家里。祁某丈夫称,妻子和弟妹的关系不是很好,也说过侄子小德淘气,不尊重她。

昨天,小德的父母没有旁听宣判。据小德母亲说,小德因烧伤严重已做了4次植皮手术,花去28万元医疗费,这些钱都是四处借来的,后期治疗还要二三十万元。小德现在身上还缠着纱布,因为伤到气管,说话不是很清晰。事发后,小德的心中留下很大的阴影,晚上不敢睡觉,现在才好一些。提及儿子,小德的母亲哽咽了。晨报 颜斐/文

首席摄影 吴宁/摄

(原标题:女孩嫌侄子不服管教将其烧伤)

5月洛阳将启动全民健身月系列活动
淘米携精品动漫亮相“上海电视节”成焦点(图)
吃钙片别再吃维生素D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