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融

唔律师欲发动民众签名抗议日本接管钓鱼岛灯

2019-05-15 23:25:42 | 来源: 金融

本报报道 日前,日本政府宣布接管钓鱼岛上的灯塔。日方的单边行动激起了我国广大爱国人士的愤慨。昨日从有关渠道获悉,已有青年律师准备组织起来,发动民众进行签名,然后前往联合国呼吁,向联合国递交对日本政府的抗议函。

高恒,中国社科院研究员,特殊贡献专家,长期从事国际政治研究,并兼任“中国未来研究会”的大战略研究分会会长。9年前,对其进行采访时,他就预见到钓鱼岛上日本青年自发建立灯塔,背后有“政府行为”。9年后的今天,他忧心忡忡地指出:保钓形势更急迫、更复杂了。作为60多岁的老人,他曾亲自到机场欢迎中国大陆保钓人士的凯旋,但他同时认为:中日之间,近期不会开战。他并且不赞成青年人继续“自发登岛”。

访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研究员高恒

“钓鱼岛归属的民间对立已变成政府行为”

《华夏时报》:1996年,日本青年“自发”在钓鱼岛上建立了性灯塔,9年前,您在接受采访时就预言:“我看不像私人或小团体所为……像政府行为,至少是得到日本政府默许的。日本政府玩‘民意牌’是玩得很高明的。”事实证明,您的预测,很有远见。

高恒:谢谢你的赞扬。但是这一次,日本政府不玩“民意牌”,他们摘下面具赤裸裸上阵了。中国传统春节的大年初一,日本政府没有像法国等西方国家那样,向中国人民表示节日祝贺,反而由内阁官房长官主持了一个发布会,宣布日本政府将接管钓鱼岛上的灯塔――这等于把长久以来围绕钓鱼岛归属的民间对立,转变成为政府行为。

用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官员的话说,“这是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挑衅和侵犯”。就连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也指出:日本政府接管钓鱼岛灯塔,是一种“冒险行为”。

“中日之间近期不可能爆发海战”

《华夏时报》:既然我国外交部也认为这是“严重挑衅和侵犯”,那么中日之间为了钓鱼岛的归属,是不是会在近期爆发海上的直接冲突?

高恒:钓鱼岛问题,是中日关系上很小的但又是摆在很前面的一颗棋子。近年来,中日两国在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民间索赔、日本对华经济援助、东海油气田开采等诸多问题上,不断出现摩擦。中日关系走到这一步,完全在日方。例如东海油气田开采问题,按照国际法的规定,中国的大陆架延伸部分,其海面都属于中国的海洋经济专属区,但是,日本政府偏偏要主张“按照东海中线”的方式划分海洋归属――但是,即使中国现在仅仅是在“东海中线”的中方一侧――即中国海洋经济专属区内勘探、开采油气,日本仍然有人叫嚣说“中国人在偷窃日本的油气”。请注意,中方是在中国并不承认的“东海中线”中方一侧勘探、开采,日本居然也会有人如此霸道反对,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对待日本右翼势力乃至日本政府在处理中日关系上种种不友好甚至是“反华”行为,我历来主张,我们必须像毛泽东主席当年说的那样:不怕,第二反对。这里的反对,就是进行“有理、有据、有力”的斗争。

至于中日之间近期爆发海战,我看不可能。这里的关键,主要是中国不想打。至于日本,顾及国际舆论也不敢打。但古人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对中国来说,也不能放弃做坏的思想准备。

“保钓形势更急迫更复杂了”

《华夏时报》:我们今后的保钓行动,是不是更加急迫和复杂了?

高恒:是的,保钓形势确实更加急迫和复杂了。远的不说,今年1月,日本共同社透露,当日本西南诸岛“有事”时,日本防卫厅除派遣战斗机和驱逐舰外,还将派遣多达5.5万人的陆上自卫队和特种部队前往“防守”――所谓的西南诸岛之中,恰好包括了中国领土――钓鱼岛。

按理说,这个所谓的“西南诸岛防御计划”应该是日本政府和军方的“机密”,既然是“机密”,日本共同社自然不可能随便“拿”到消息,公开报道。但是,共同社偏偏公开发出了这个信息,由此判断,这则报道,应该是获得了防卫厅甚至是日本政府层的默许。这一次,日本大约玩的又是“牌”。

一段时间内,日本海保厅还想方设法阻止日本右翼团体登岛“宣誓主权”,不过,这一次“西南诸岛防御计划”,实际上是以间接方式,明确宣示了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主权”,并且为将来依靠武力争夺我钓鱼岛及其所属海域的自然资源,埋下了伏笔。由此观之,保钓形势当然是更急迫了。

另外,日美两国举行了“2+2”会谈,就是说,日本外相、防卫厅长官和美国国务卿、国防部长举行了会谈,这一谈,日本政府不仅把钓鱼岛,甚至把整个台湾地区都纳入了日美安保范畴。按照安保协议,美国不仅可以“协防”台湾,甚至可以“协防”钓鱼岛了,正是在这一层面上,我要说,西太平洋地区已经是恶浪滚滚,火药味很浓了。从更广、更高的角度看,亚洲版的“北约”也是跃跃欲试,即将破壳而出了……这种火药味和险恶景象,都是9年前所没有的。由此观之,保钓形势当然是更复杂了。

《华夏时报》:曾经在电视画面上看到,中国大陆的登上钓鱼岛的青年人回国时,您曾到机场迎接,那么能否把您称作“坚定的保钓人士”?另外,您对民间人士自发前往钓鱼岛展开“主权宣示”或者“直接登岛”持什么看法?您鼓励他们这样做吗?

高恒:我当然是坚定的保钓人士,我也确实到机场去迎接过一些青年人,但我不主张青年人再那样做了。不主张登岛,决不是放弃斗争。目前形势下,我主张采取其他的斗争方式,例如,我赞成青年律师组织起来,发动民众进行签名,然后前往联合国呼吁,向联合国递交对日本政府的抗议函。另外,我也注意到,我国政府对民间人士自发前往日本驻华使馆的抗议,也未予禁止。总之,采用这样的和平方式、外交方式,我赞成。

中国人,为什么必须保卫钓鱼岛

本报:近,日本青年在钓鱼岛上建了一座太阳能灯塔,引起我外交部强烈抗议。您认为这是“民间行动”吗?它体现出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有何种长远打算?日本的这种“打算”是不是很严重?

高恒

棋牌游戏
星力9代捕鱼游戏平台
可拆卸式保温套

猜你喜欢